西游之我的地盘听我的

西游之我的地盘听我的

更新时间:2021-07-27 19:10:36

最新章节: 后天罗汉拳一共一百一十八手,每一手又有四氏变化,合计起来有着四百余种变化。法明禅师先给陈岩整体演练了一遍,然后命令陈岩跟着学习,而他则在一旁纠正姿势。即便法明这个一流高手亲自教授,陈岩也是花了半月有余才初步掌握了这后天罗汉拳。待到陈岩初步掌握了后天罗汉拳之后,法明又亲自下场,与陈岩交手,与他对拆拳

第十一章、治伤

“唔嘛!”说罢,令狐冲还朝着田伯光做了个轻吻的声音。

田伯光浑身一震,直接被恶心到了。

“我的小尼姑呢?”

“你的小尼姑不是在这里呢吗!”令狐冲说着已经抽出了一把长剑向着田伯光刺了过去。

田伯光一个侧身,快速躲过这一剑,拿出自己的短刀向着令狐冲砍了过去。

顿时,俩人激烈的交手了起来。

刀剑相碰,发出略显高昂的铮鸣声,但是由于外边环境较为嘈杂,因此那些普通人都已经注意到。

陈岩和东方不败由于习武的原因,因此五感比常人敏锐许多,屋内的打斗声早已经传入了俩人耳中。

至于妙玉小和尚则是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此时,屋内的俩人也已经局势分明。

令狐冲不论是剑法造诣还是内力修为终究是比较田伯光不知差了多少。

因此被田伯光在左胸口和右胳膊出划出俩道口子,鲜红的血液直接自伤口处喷洒而出。

“嘭!”的一声,田伯光一脚踢出,令狐冲直接破窗而出,倒在了地上。

“呃!”令狐冲发出一阵**,腹部传来火辣辣的感觉,身上的俩道伤口也依旧有着血液渗出。

忽然,令狐冲感觉到眼前一黑,一个光头出现在了头顶。

“阿弥陀佛,令狐师兄,只是半月不见,怎就变得如此狼狈了?”陈岩双手合十,一脸坏笑。

“哎,都是为了救恒山派的一个小师妹。”令狐冲看到是陈岩这才松了一口气。

“对了,妙真你可得帮帮忙,这个田伯光一手快刀犀利无比,小心为上。”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帮你?”

“哎呀,出家人慈悲为怀,我相信你!”

陈岩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坦白说他对令狐冲的侠义心肠以及一些处事方式不敢苟同,但不代表不钦佩。最起码,和令狐冲这种人交朋友不必担心会被人自背后捅刀子。

“田兄,今日就由我来领教一下你的刀法吧!”

陈岩体内内力向着双腿涌去,施展蜻蜓点水提纵术直接向着田伯光冲去。

田伯光看到快速朝着自己冲来的陈岩并未惊慌,手中短刀一转直接朝着前方劈了过去。

“呼呼。”长刀快速在空中闪过,直接发出划破空气的沉闷声。

陈岩心中叹了口气,田伯光不愧以快刀与身法名声在外。

这简简单单的一记劈砍,若是常人使出必定破绽百出,但是在田伯光手中不但迅如闪电,而且隐隐间封住了周身。

陈岩手中内气运转,左拳直接将短刀击偏,右手成拳朝着田伯光面门打去。

数十招过去,陈岩主动后退一步,坦然笑道:“田兄实力高深,小弟不是对手。适才要不是田兄有意想让,恐怕小僧早已落败。”

田伯光不愧是压过余沧海一头的猛人,绝对已经是最少打开奇经八脉的一条,成为了一流高手。

“怎么,不打了?”田伯光将短刀刀背搭在自己肩上,扬声问道。

陈岩笑道:“你我本就并无仇怨,何必生死厮杀。此次出手也不过是因为令狐大侠!既然此时那个小尼姑已经跑远,就更没有交手的必要了。”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令狐冲,后者朝他尴尬一笑。

“最为关键的是,小僧打不过你!”

此话一出,场中几人俱是面露惊讶之色。

田伯光更是直接笑了出来:“你这小和尚真有意思,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头一次碰到可以面不改色承认技不如人的。”

陈岩笑容不改:“田兄,下次有机会一起喝酒交个朋友。至于此时,却是不好相聚了!”

“行吧!”田伯光咋了咂嘴应了一声便直接离去。他本就不是穷凶极恶的那类人,对于这俩人的行为虽然不是特别理解,但这种讲道义的行为还是较有好感的。

“还能走嘛?”陈岩走到令狐冲身旁问了一声。

“嘶!”令狐冲轻轻抽了口冷气,然后道:“无大碍,伤口已经暂时上药包扎了,就是有点疼,还是得赶快找个大夫缝合一下。”

“董兄,此地不宜久留,还要去给这位令狐大侠去找个大夫!要不要一起?”看着一脸沉思的东方不败,陈岩发出邀请。

“那就,一起吧!”东方不败歪了歪头。

“哎,妙真,这位董兄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和咱们上次从青城四秀中那俩个混蛋手中救下的姑娘长得有点像。”

东方不败眨了眨眼,嘴中发出中性的声音:“令狐少侠所说的应该是在下的妹妹。”同时面上还浮现了一抹悲色:“在下幼年之时因为家中变故,因此与幼妹失散,没想到几位竟然还救过家妹一次,下次遇到家妹一定要知会一声。”说着还向俩人拜了一拜。

令狐冲抱了一拳道:“都是在下的不是,让董兄想起了伤心事。想象你和妹妹一定可以聚首。”

……

“嘶,啊!”令狐冲面色苍白,低声吼叫。

“轻一点儿!”东方不败撇了一眼缝合伤口的大夫一眼,面色不虞道。

“古有关二爷刮骨疗毒,今日令狐兄只是缝合伤口,不过我有一法可以帮助令狐兄感受不到疼痛。”陈岩在旁边坏笑道。

“什么?”令狐冲脸色有些发白,听到陈岩的话语将头转过,出声询问。

此时连郎中也被吸引了注意力,惊疑不定的出声道:“莫非小师傅有那传说中由神医华佗所研制的,可以令伤病之人无知觉的麻沸散?可是据说这麻沸散早已经失传。”

“咔!”陈岩面无表情,手起手落,直接将令狐冲打晕过去。然后看向目瞪口呆的郎中和东方不败道:“郎中,还发什么愣,快点缝合伤口。”

“哦哦,老朽这就为这位少侠处理伤口。”满头银发的郎中看到陈岩这一砍,生怕给自己也来一下,连忙低头开始专心缝合伤口。

东方不败沉默了一下才道:“妙真你行事真是,真是出乎常人意料。”

饶是她见多识广,见惯了大风大浪,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