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我的地盘听我的

西游之我的地盘听我的

更新时间:2021-07-27 19:10:36

最新章节: 后天罗汉拳一共一百一十八手,每一手又有四氏变化,合计起来有着四百余种变化。法明禅师先给陈岩整体演练了一遍,然后命令陈岩跟着学习,而他则在一旁纠正姿势。即便法明这个一流高手亲自教授,陈岩也是花了半月有余才初步掌握了这后天罗汉拳。待到陈岩初步掌握了后天罗汉拳之后,法明又亲自下场,与陈岩交手,与他对拆拳

第三章、入少林

“不行!”话音刚落便迎来了林纯熙几人的驳斥。

“少林寺俗家弟子是无法得到高深传承的,但是一但出家,还怎么传宗接代,你这一脉的香火难道要断了不成?”林纯熙面色严肃道。

“那二叔不是也出家了吗,如今还成为了戒律堂首座!”陈岩根据脑海中的记忆反驳道。

“你二叔和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听到他的话,林纯熙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二叔,乃是天阉之人,本就无法传宗接代,进入少林自是无妨。”

“?”陈岩一脸懵逼。

……

数日之后,登封少室山,大雄宝殿。

包厢**的大殿之内,陈岩低垂头颅,让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为自己剃掉头上的三千烦恼丝。

自那日林纯熙提出让自己习武之后,陈岩不顾劝阻一心要入少林寺,因此林纯熙无奈之下,只得让自家二弟将陈岩接入少林。所幸虽然小儿子出家,但是还有着大儿子在,到是不虞血脉传承断绝。

老和尚面容苍老,但是持着剃刀的手却沉稳有力,不多时身下的陈岩一头黑发尽皆落地,露出了青皮头。

而在陈岩不远处还有着诸多和他一般的小沙弥,和他一般头上顶着青皮头,披着灰色的沙弥衣面露茫然之色。

陈岩此时面上虽然淡然,但是心中却欣喜不已。

少林寺可不是一般人想进就能进的,当年他叔父林高熙进入少林之时可是先拜见了知客僧,奉上了一笔厚实的香油钱,然后这才说出了拜入少林的请求。

少林寺先是让林高熙在寺院中安顿下来,然后派人到登封将林家祖宗八代调查了个遍,确认林高熙身家清白,乃是良家子弟。

之后,林高熙一路过五关斩六将,通过重重审核,最终成为了一名小沙弥,经过数十年最终做到了戒律堂首座的位子上。

而陈岩由于乃是林高熙的侄子的原因,直接免了身份审核,最终很容易的便通过重重审核进入了少林寺,成为了一名没有法号的小沙弥,也就是预备役的僧人。

此时他刚刚进入少林,因此头上受得是沙弥戒,距离受比丘戒成为正式僧人还有着一段路得走。

“沙弥就沙弥吧!”陈岩感觉着头顶传来的清亮之感,低头偷偷翻了个白眼:“自己由于林高熙的原因,算得上是跟正苗红,此时又已经受了沙弥戒,到时候最少可以得到入门功法的传授。”

“既入佛门,世俗俩忘。延寿,你已受沙弥戒,以后是要打坐参禅还是要习武学艺!”老和尚扫了一眼陈岩瘦弱的身躯,例行公事道。

陈岩学着记忆中叔父的模样双手合十道:“弟子身体孱弱,因此想先打熬皮囊,日后再常伴青灯古卷。”

老和尚挑了挑眉,陈岩的回答在他意料之中,就算陈岩要去研习佛教,自己也会先叫他去打磨身躯。

向陈岩这种出身清白的弟子,少林寺一向是很欢迎的,更何况还是戒律堂首座的侄儿,以他此时身体的状态,面色蜡黄、双眼微陷,都是身体不足的表现,必须先将身体的亏空弥补。

“既然如此,你以后便和那些俗家师兄弟一般,每日挑水劈柴吧!”

“领法旨!”陈岩拜了下去。

……

少室山的清晨还有些清亮,一道道雾气升腾而起,仿佛仙境。

一队队身着灰衣的沙弥以及留着头发的俗家弟子,双手提着俩个尖底的木桶,平举着排队沿着山上的阶梯向上奔去。

一旁不时出现的山民对此也见怪不怪,停下歇息之时,还会打量一番。

一堆沙弥的后方,身材依旧略显瘦弱的陈岩提着俩个木桶紧紧的跟在队伍后边,呼吸平静,步伐沉稳有力,比之前边的沙弥丝毫布满,看的一旁的领队不禁点头。

领队由于身份,因此比一边的僧人消息更加灵通,知道这林延寿乃是戒律堂首座的侄儿。此时看向陈岩,心中不由更加满意。这林延寿入门之后,并未依靠首座太多,反而异常努力,即便身体略有亏损,但是平日里表现却超出其余大部分沙弥。

另一边,陈岩缀在队伍后方,牢牢跟着前方诸位师兄弟的步伐。

此时来到少林寺已经三月有余,陈岩平日里老老实实,每日里除了劈柴担水,便是打熬筋骨、孕养身体。

挑水劈柴之后,陈岩打水洗去身上的一身热汗之后,这才来到了膳堂。

“林师弟,你的药膳!”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和尚将一个木制托盘递给了陈岩。

“多谢师兄!”陈岩双手合十行了一礼,然后接过托盘寻了一处桌子坐了下来。

木盘上的食物不多,只有一碗粥与一碟青菜。但是这碗粥中散发着浓郁的药膳味道,即便陈岩已经吃了三月依旧没有一丝食欲。

不过陈岩依旧捏着鼻子将这药膳大口吞咽。

习武第一关,便是打磨肉窍、拔筋长骨、蓄养精气。这一步在道家之中称为百日筑基。

精气从哪里来?自然是从食物之中获取。

武者摄取精气最为寻常的方式便是吞食大量肉食,条件较好着自然是辅以诸多药材。

少林寺虽然禁制吃荤,但是财大气粗,直接用药材制作药膳,以供弟子习武。

欲习武学艺的僧众们,在一开始的百日筑基时期,都必须每日服食有药师王佛殿专门用药草调制的药膳,用以弥补身体的亏空。否则武还未练成,自己身体已经练垮了。

原先,虽然陈岩根据原主记忆中叔父林高熙只言片语中察觉到少林寺的阔绰,但是只有真正进入少林寺之后才知道少林寺的财大气粗,也难怪历史上回屡次有灭佛的皇帝,没法太富了,惹的皇帝都眼红。

少林每年都有一大笔的香油钱收入,还有着那些善信的捐款,例如林家每年都会向少林寺捐出一笔善款,林高熙之所以能成为戒律堂首座,出了自己的天赋才能,林家的帮助也是不可忽略的。

当然,不只这些,这少室山山脚附近的大片大片的良田尽归少林所有,而且由于是寺产,不用交赋税,因此佃租定的比较低,很是吸引了一批百姓。

可以说,少林寺是真正的狗大户。有如此财力支撑,光是砸都可以砸死其他敌人。也因为这庞大财力的支撑,少林才能供养寺中庞大的武僧习武,也才能执中原正道牛耳。

由于陈岩入寺之时,家中特意打点了一番,再加上身为戒律堂首座的叔父开口,因此他这一份药膳乃是专门配置,不单药性更加温和,而且药力也比寻常外门弟子的药膳搞上五六分。

这也是他能在极短时间内就将原来虚弱的身体调养好,还在打磨身体的进度上追赶上大多数外门弟子的原因。

食用过膳食之后,陈岩便回到了禅房,开始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