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我的地盘听我的

西游之我的地盘听我的

更新时间:2021-07-27 19:10:36

最新章节: 后天罗汉拳一共一百一十八手,每一手又有四氏变化,合计起来有着四百余种变化。法明禅师先给陈岩整体演练了一遍,然后命令陈岩跟着学习,而他则在一旁纠正姿势。即便法明这个一流高手亲自教授,陈岩也是花了半月有余才初步掌握了这后天罗汉拳。待到陈岩初步掌握了后天罗汉拳之后,法明又亲自下场,与陈岩交手,与他对拆拳

第九章、追踪

第二天一早,似水年华门外。

令狐冲与陆猴儿俩人拱手抱拳,道:“多谢妙真你的招待了,我们还要去采购物资,来日再聚。”

“嘿嘿,来日再聚,来日再聚!”陆猴儿也跟着道。

和陈岩打过招呼后,令狐冲就连忙向远处冷着一张脸离去的小师妹追去。

“小师妹,等等我啊!”

昨夜由于陈岩这个变数的存在,因此小师妹没有出场。反而是在几人即将喝断片之际直接被她逮住。

陈岩俩人自然无事,但令狐冲和陆猴儿可就,啧啧。

“师兄,现在我们去哪里?”妙玉问道。

“额!”陈岩思考了一下道:“我们现在这里待几天,然后去衡山那里玩。”

“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回房中修行吧!夜间更为繁华,到时再出去玩。”

说服了自家师弟之后,陈岩便回到了屋中,将一粒小还丹服下,滚滚药力自腹部升腾而起。

陈岩不敢怠慢,连忙运转阿罗汉神功,道道药力北炼化,壮大着体内的内力。

……

恒山山脚下的道路上,陈岩和妙玉俩人向着衡阳城赶去。

毕竟那金盆洗手大会即将开始,陈岩准备去凑个热闹。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突然从俩人身旁窜过。

陈岩定睛一看,却是一个男子怀中抱着一个女子疾驰而过。

回想了一下刚刚闪过时瞟见的俩人的面容,陈岩突然发现自己貌似是碰到了田伯光,此时被他抱在怀中的应当是仪林。

“走,师弟,我们跟上去。”说着,陈岩体内真气向着双腿涌去,施展蜻蜓点水提纵术。

“啊,师兄我们跟上去干嘛?”妙玉神色颇为困惑,但还是同他一起施展轻功向前追去。

“田伯光听说过没?”陈岩一边追一边问道。

“没有,我以前几乎没出过远门,最多是去过山下附近的登封城,这也是师父让我和师兄你一同历练的原因。”妙玉摇了摇头道。

陈岩点了点头,原主虽然体弱但本身性子便极为聪慧,自己取代了原主之后自然更为精明。自己叔父和师父法明商量一饭后便让自己历练之时将妙玉也带在身旁。

不过他们倒是没搞什么暗中尾随,毕竟北尊武当,南尊少林,执正道牛耳的话不是白说的。少林寺又无甚死敌,而且他们俩人在江湖上都算是二流高手,即便缺乏生死争斗的经验,但是自保却是无虞。

“这田伯光号称万里独行,乃是江湖上有名的采花大盗,经常祸害良家妇女,那被他抱在怀中的女子看服饰应当是恒山派的弟子!”

话音刚落,陈岩便是看到妙玉的速度又快了几分,不由抚了抚额头。

妙玉从小在少室山上长大,又有自己叔父看照,因此寺庙本就中相比外界要温和的斗争也没用波及到他,再加上寺庙的环境,因此就养成了他善良的性子,此时知道前因后果便迫不及待加快了速度。

相比自己这个小师弟的思想觉悟,陈岩自己一比就不免相形见绌。

他追上去的原因很简单,田伯光虽然一手快刀和身法闻名江湖,按照原剧情也属于一流高手,但是自己俩人出身少林,再加上田伯光的性格来看,必定不会对俩人下死手。此次追上去也是自信于可以和妙玉俩人自他手上全身而退,因此赶上去看个热闹。

另外,他也是想看看有无机会得到他的轻功。

虽然具体剧情已经记不清楚,但是貌似令狐冲也出场了,到时候加上令狐冲就绝对是万无一失了。

下午之际,陈岩和妙玉这才来到了一处村庄。

此时,庄子里已经开始装扮,一副有人成亲的样子。

“师兄!”妙玉看了他一眼,有些焦急的喊了一声。

“放心!”陈岩拍了拍他光溜溜的小脑瓜子,道:“你看那田伯光这般模样,明显是要走正常成亲途径,因此我们尚有时间。而且我们跟了一路,还需恢复一下内力。”停顿了一下,他严肃道:“记住,遇事不能太冲动,一切要听我吩咐,知道了没?”

其实他这话半真半假,俩人一路追逐确实是内力损耗颇多,需要恢复,另外他的猜测也只并非推测,而是由于原剧情知道田伯光接下来的做法这才稳坐钓鱼台。

“知道了,师兄!”妙玉眼中闪过一抹羞惭之色。前些日子与那青城四秀起冲突时,那掏出的霹雳子他还是识得的,乃是由**制成,威力极大。幸亏不知为何那俩人最终选择了退走,不然俩颗霹雳子下来,师兄必定会受重伤。

正在俩师兄弟说话间,一个老丈迎了上来。

“俩位小师傅,这庄子里有人成亲,俩位不如留下来吃一顿素斋,也算是讨个彩头,而且这天色将晚,俩位也可在这里歇息一晚。”

“阿弥陀佛!”陈岩俩人先是行了一礼,这才开口道:“我们师兄弟俩人一路赶来,已经有些劳累,不知老丈可否先寻一处落脚的地方让我们歇息一番。”

“没问题,俩位小师傅随老朽来。”

一番准备后,陈岩被带到了一处一座茅屋。

入夜,村落灯火通明,到处张灯结彩,好不喜庆。

田伯光穿着一袭红衣在屋外不断徘徊。

陈岩带着妙玉坐在一张桌子上吃着素斋。

“师兄!”妙玉轻轻唤了一声,想他炸了眨眼睛。

陈岩将嘴中的菜咽下,这才不慌不忙道:“不急,已经有人去救那个小尼姑了,待会儿带你去看一出好戏。”

说话间,一道身影已经自身旁坐下,端起桌子上酒杯一饮而尽。

“虽然算不上多好,但在这偏僻村落,有这般美酒也算极为难得了。”一边说着,东方不败将手中的酒杯放了下来。

眼前发生的一切,让陈岩不由的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他向着来人看去,只见得一个身穿锦衣的俊俏公子哥坐在了椅子上。

这个青年身着青白相间的色锦衣,腰间挂着长剑玉佩,手中还持着一把折扇,俨然一个富家公子哥。

“咳!”陈岩轻轻咳了一下,然后开口道:“这位兄台,你刚刚喝的是小僧的酒,如果想要饮酒的话可以重新拿一个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