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我的地盘听我的

西游之我的地盘听我的

更新时间:2021-07-27 19:10:36

最新章节: 后天罗汉拳一共一百一十八手,每一手又有四氏变化,合计起来有着四百余种变化。法明禅师先给陈岩整体演练了一遍,然后命令陈岩跟着学习,而他则在一旁纠正姿势。即便法明这个一流高手亲自教授,陈岩也是花了半月有余才初步掌握了这后天罗汉拳。待到陈岩初步掌握了后天罗汉拳之后,法明又亲自下场,与陈岩交手,与他对拆拳

第八章、英雄救美?

宫装身影手挽红色绸缎在空中翩翩起舞。挪转之间,一张与记忆中陈乔恩有着四分相似但却更加美丽的脸蛋映入眼中。眉目如画、肌肤胜雪,一双美目之中有着说不清的风情。

“这他妈不会这么巧吧!”陈岩前世作为武侠痴迷爱好者,几个版本的笑傲江湖自然都看过。而眼前这一幕,不就是霍建华那一版本中东方不败出场的场景吗。

按照剧情,此时应当是令狐冲和陆猴儿以及小师妹遵从师命下山采购物品,而令狐冲在陆猴儿的怂恿之下俩人来到了青楼。

而东方不败在离开青楼之时,被青城四秀中的俩人尾随,令狐冲见此跟出并惹到青城派的事情。

想到这里,陈岩往底下一望,果然看到俩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其中一人面容与霍建华有着五分相似,想来应该就是令狐冲。

陈岩心下一苦,打定心思待会儿吃完饭安安稳稳开一间房和自己师弟休息。

毕竟,谁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惹到东方不败这个女魔头,自己少林寺罗汉堂首座弟子的名号在她面前可是不管用。

此时,东方不败缓缓落入地下,将其中一个穿着一袭棕黄色衣衫的中年男人带走。

此时陈岩望去,还可以看到男子脸上的沉醉神色,不由心中默默为那男子默哀了几息。

想来那个男子就是原剧情中被套话后杀死,然后尸体也被销毁的倒霉龙套。

想到这里,陈岩更是没有了探究的心思,和一般开始埋头吃饭。

吃过饭后,此时这名为“似水年华”的妓院已经较之前安静了一些,音乐声也停了下来。

就在此时,下方又起了争端。

“从来就没有人,能逃出我的手!看来你是不想活了。”

听到熟悉的台词和那**的声音,陈岩起身往下一望,看着那俩道身着墨绿色长袍的身影,陈岩不由抽了抽嘴角,果然是青城四秀之中的那俩个傻屌。

“人豪,追!”

“好!”

看着跑出去的俩人,陈岩摇了摇头,要不是令狐冲俩人跟上去,他们俩今天是死定了。

“师兄,快走啊!救人啊!”就在此时,身旁传来了妙玉略显焦急的声音。

“???”陈岩一脸懵逼的看着从二楼一跃而下的自家师弟。

“靠,坑师兄啊!”无力长叹一声后,陈岩匆忙结账跑了出去。

此时夜色渐深,东方不败身着一身宫装走在街道上,于人豪和俩人紧紧跟在后边,在后边是令狐冲和陆猴儿,其次是陈岩和自家小师弟。

在转过转角来到一处无人街道后,陈岩追上了前边的几人。

此时正赶上双方嘴炮时间,趁着还未打起来,陈岩俩人走到了跟前。

“谁?”

“少林寺妙真。”陈岩双手合十行了一礼道。

“妙玉!”妙玉跟在陈岩身后道。

于人豪眯了眯眼,没想到不仅有华山派的人来,就连少林寺也来了俩个和尚。

另一边的东方不败,此时也转过了身,实在没想到还会有俩个小和尚赶过来。

此时望去,俩个身着月白色僧衣的俊俏小和尚插在青城派俩人和华山派俩人中间。

陈岩有些无奈的看向青城派的于人豪和侯人英这俩个傻屌,然后道:“青城的俩位师兄,金刚经中有曰: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相着,红粉骷髅,白骨皮肉。任是风华绝代死后也不过是冢中枯骨,何必执着于美色。”

“即便是强抢民女,那也有官府处理,干你们何事?”侯人英看了一眼现场情形,心中不免有些踌躇,但此时如果轻易低头岂不是堕了他们青城四秀的名头?

想到这里,他头便是一扬:“更何况,她也不过是青楼妓女罢了,完事之后以我青城四秀的名头岂会亏待了她。”

此话一出,陈岩强忍住自己的笑意,他感觉这俩人绝逼完犊子了。在东方不败面前说她是妓女,看来这俩人是丝毫没有求生欲。

此时,那侯人英与于人豪对视一眼,齐齐拔剑。

“嘭!”却是陈岩手疾眼快,直接一拳挥出打在了侯人英的右手上,没让他将剑拔出来。

侯人英神情一怔,原本以为毫无危险的小和尚身手这么好。

另一边的于人豪手持长剑刺了过来,值此机会,侯人英终于也将长剑拔出,俩人与陈岩战在了一起。

陈岩一手罗汉拳短捷紧凑、灵活多变。

此时一招得手,连环进击,直接赤手空拳压了上去。

他此时一手罗汉拳也算得上是登堂入室,再加上体内浑厚的内力,以一敌二竟然还占据了上风。

陈岩与侯人英俩人交手看似焦灼,实则也就过去几息时间。令狐冲几人此时也反应了过来,蠢蠢欲动,丝毫不介意以多欺少。

侯人英眼见不敌,从怀中掏出俩颗霹雳子。

“不要,师兄。”于人豪一见,大惊失色。华山派经过剑气相争,元气大伤,他们青城派惹得起。

但是这少林寺的妙真,看着比他们小那么多便可以以一敌二,在少林寺中以一敌二,地位肯定不低,要是发生什么好歹,他青城派可保不了自己俩人。

显然,于人豪想的要更深远一些。此时经过这一打岔,侯人英也反应了过来,将霹雳子收回了怀中,和于人豪对视一眼,急急忙忙的离去。

另一边,东方不败看俩人离去,也收回了手中的绣花针,悄然离去。

“哎,刚刚的那个姑娘呢?”令狐冲俩人有些诧异的看着空空如也的街道。

“令狐兄,我们一起去喝一杯如何?”陈岩轻呼一口气平复了体内翻滚的气血内力,看向令狐冲邀请道。

“咳!”令狐冲与陆猴儿对视一眼,却是这似水年华的消费颇为不低,俩人已经将陆猴儿的私房钱花了个七七八八。

陈岩一看俩人的神情便知为何,笑道:“贫僧家中颇为富裕,这次就由我来请客,俩位手头宽裕之后请贫僧吃一顿便可。”

“那我们师兄弟就却之不恭了!”

几人又来到刚刚的妓院,叫了一桌酒菜。几人都是武林人士,修习武艺,因此胃口要比常人大上很多,因此即便刚刚吃过不久也无妨。

“干!”令狐冲举起酒碗一饮而尽,发出畅快的**。

忽然,他终于察觉到为何自己一直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

“妙真小师傅,你们和尚不是不能喝酒吗?”

“额。”陈岩看了一眼三道投射过来的目光道,放下手中的酒碗,双手合十肃穆道:“我佛门先贤曾经说过: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贫僧今日喝酒并未嗜酒而是因为与令狐兄你结识这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