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我的地盘听我的

西游之我的地盘听我的

更新时间:2021-07-27 19:10:36

最新章节: 后天罗汉拳一共一百一十八手,每一手又有四氏变化,合计起来有着四百余种变化。法明禅师先给陈岩整体演练了一遍,然后命令陈岩跟着学习,而他则在一旁纠正姿势。即便法明这个一流高手亲自教授,陈岩也是花了半月有余才初步掌握了这后天罗汉拳。待到陈岩初步掌握了后天罗汉拳之后,法明又亲自下场,与陈岩交手,与他对拆拳

第十章、迎男而上

东方不败美目中微微露出一丝惊讶,但转瞬便压了下去,反而好奇道:“无妨,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倒是你一个和尚怎么还喝起了酒来?”

陈岩腼腆一笑,双手合十道:“我佛门先贤有言‘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小僧不曾把这美酒放在心中,只是当做平日饮用之水看待,自然犯不上破戒一说。”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笑傲江湖世界中最为重要的终究是武力的强大与否,据他所知,自己师尊便是一个酒鬼,寺中的诸多长老自然也知道此事,但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了,小僧妙真。”同时他指了指旁边捧着酒杯,双眼迷离、面带红晕的小和尚道:“这是我师弟妙玉。”

东方不败此时终于毫无形象的笑了出来。

这俩个小和尚她自然也是有着印象,上次和华山派的那俩个小子一起来了一次行侠仗义,尤其妙真还与青城四秀中的那俩个傻屌做过一场。

此时,他看着眼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陈岩以及旁边摇摇晃晃的妙玉小和尚,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有意思,有意思!”

“咳!”陈岩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不过总觉得这位兄弟笑容行为有一定妩媚。

此时,来人终于止住了笑声:“本人董柏方。”

陈岩:???

此时他终于察觉到了不对,东方柏不是东方不败的化名吗?

此时看去,东方白的喉咙上虽然有着喉结但是仔细一看与脖颈周围的肌肤有些不搭,而且虽然这张脸面完完全全的是一张男人的脸,但是依旧能够看出一俩分陈乔恩或者说东方不败的影子。

即便如此,但这也让陈岩叹为观止,果然不愧是衍生世界,与他记忆中的电视剧相比,衍生世界的运行逻辑无疑更加严密。

例如记忆中的电视剧版本,东方不败的男装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声音也无太大变化,但是剧情里边的其他人都不知道,这就让人很难受。

而这衍生世界就不同了,此时面前的东方不败这易容术可以说是神乎其技,比记忆里亚洲四大邪术中的化妆术还要给力,只是稍微在脸上动了一些手脚,千娇百媚的漂亮脸蛋就成了一张充满男性阳刚的男子面庞。而且不但喉结等细节很完善,就连说话声音也是偏向中性,谁是男子也无人怀疑。

虽然认出了这是东方不败,但陈岩并未感到害怕或是兴奋,只能感慨自己恐怕与这东方不败缘分不浅。

不过经过上次“英雄救美”一事,他对于与东方不败接触已经不在惊慌

而且与此时江湖中的正道人士对其畏如蛇蝎不同,他因为电视剧的原因,反而对霍建华版本的东方不败这个人物并无偏见甚至略有好感。

因此很快便摆正心态与东方不败交谈起来。

由于陈岩能够脱离这个世界看待问题,而且经历过信息大爆炸时代洗礼的陈岩与她交谈时,经常引经据典、高谈阔论,而且观点往往出乎常人意料。

“哎呦,新郎官来了。”旁边的一个妇人高声道。就见得田伯光一身红衣兴高采烈的走了出来。

“来来来,过来!”那妇人招呼道。

“怎么了?”田伯光疑惑不已。

“这几位都是远方来的客人,待会儿他们考你一个难题,你要啥过了呢,就可以入洞房了。”

“那行,问吧!”田伯光扫视了一眼,桌上的俩个和尚还有一个公子哥的奇怪组合映入眼中。

“谁问?”

“我来吧!”陈岩与东方柏对视了一眼然后道。

陈岩脸上浮现一抹狭促的笑意道:“那行,考你一句诗词。‘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的后一句是什么?”

田伯光面色一僵,他从未上过私塾之类,因此目不识丁,何况是学习诗句。

“不行不行,我从未读过书,一个字都不认识,根本对不了诗。换一个,换一个!”

“那行,如果你洞房之时,掀开美娇娘的盖头,发现是一个比你还糙的糙汉子会怎么办?”陈岩面带笑意出声道。

田伯光虽然感觉好像哪里不对,但只觉得陈岩是在开玩笑,嘿嘿笑道:“怎么可能,要真是男的,我也上,毕竟都忙活这么久了,总不能白忙活一场不是?”

话音刚落,一旁东方不败直接一口酒水喷到了地上,一双美目之中满是惊诧的看向俩人,实在是没想到俩人的话题如此火爆,一个敢问,一个敢答。

不敢最让他侧目的还是陈岩这个小和尚。陈岩的身份那日他离去后自然经过调查已经得知,实在是无法想象少林寺身为正道执牛耳者会培养出这种弟子。

“佩服佩服!田兄果然是强人,竟然迎男而上,小弟这里敬田兄一杯,祝田兄这洞房花烛夜一夜愉快!”陈岩面露讶色,但还是立即起身向田伯光敬了一杯酒。

他刚才也是因为知道接下来的剧情因此调侃一下,没想到田伯光这么强大,竟然会如此回答。

“多谢多谢!”虽然有些没搞懂陈岩话语中的含义,但是他话语中的钦佩之意以及敬酒的举动还是令他很满意。

说罢,田伯光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就迫不及待的朝着里边跑去。

“东方兄,待会儿我们一起看一出好戏!”看着田伯光欢天喜地的一路小跑向婚房,陈岩转身对着一旁的东方不败道。

“好啊!”东方不败歪头思索了一下道。很显然,眼前的小和尚应该是知道些什么。

此时,田伯光一路前进来到了婚房。

整间婚房之中到处被红色绸缎所装饰,田伯光直接来到了里屋。看着眼前身着红装披着盖头安安静静坐在床榻上的身影,田伯光心中荡漾不已,出声调戏道:“小美人,让你等急了吧!一会儿让你爽个够。”

此时,头蒙着盖头下的令狐冲面上浮现一抹狭促的笑意。捏着嗓子发出“嗯”的一声,同时还摇了摇身子。

“不要怕不要怕!”田伯光说着说着,便直接笑出了声。

接着,田伯光伸出双手,将令狐冲头顶的盖头直接掀至脑后。

令狐冲抬起头,与田伯光四目相对,捏着嗓子尖声道:“我漂亮吗?”